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为村官叫点屈抚州

2019-10-09 15:24:04  朱迪娱乐网

珠海市在全省率先出台了规范农村“村官”行为的“六要六不准”,其中的第三条是“要厉行节约,不准用公款吃喝玩乐”,报道对此的解释是“村级接待费标准不得超过当地经济发展水平,不准用公款接待上级领导、村干部互相宴请、旅游等”。(本报6月16日C07版)

老实说,从条款中我并没有读出这一层内涵,想必还有具体的实施细则吧。对约束官员哪怕是“村官”的规定,我们都是表示赞成的,尤其是这几年,“三农”问题一直引人关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将于下周也就是6月21日至25日举行,按照会议议程,将听取和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土地管理法实施情况的报告、农业政策调研组关于落实各项农业政策情况的调研报告和金融支农调研组关于金融支农问题的调研报告。即是说,“三农”问题仍是焦点。而从全国各地的不少事实来看,“三农”问题中就有“村官”的行为失范问题。因此,以“六要六不准”来约束“村官”,确为“稳定农村阵地,保持社会畅通的新尝试”。但要求“村官”不准用公款接待领导,还是让人有一丝不甚可行的担忧。

俗话说:“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上面分系统,下面当总统。”本人曾在类似“村官”的队伍里呆过一年,每天来人不断是常见的现象,对连“芝麻官”也算不上的“村官”来说,来的都堪称上级,堪称领导,倘若人家要吃饭,你就不能不招待,也不敢不招待。真正指导工作的还好,能够帮助解决实际问题。问题是有的仅仅是路过,到该吃饭的时候就来了;有的因为你这里有特产——比如××鸡很著名——就不请自来了;有的确实涉及一点工作内容的,也早不来晚不来,专门等到吃饭的时候来。诸如此类,我不知珠海的“村官”们在禁令于本月1日已经开始生效的情况下是如何面对的,相信关心此事的人们和我一样,很想知道。

公款吃喝,已是我们社会的一个痼疾。去年中国烹饪协会发布消息说,2002年中国餐饮业全行业年度营业额首次超过5000亿元,其中公款消费的比例是20%,达1000亿元。2003年的数字怎样我还没有看到,但从我们耳闻目睹的社会环境来看,不可能有什么好转,所谓已经“逐年递减”的乐观态度要姑且存疑。公款吃喝,无非就是接待或招待,只是对绝大多数单位来说,接待或招待的对象未必像最基层的“村官”所面对的那样,都是上级或领导而已。解决这样一个令社会头痛的大问题,试图从“村官”的“率先垂范”入手,我以为有一点本末倒置,没有选准方向,也不可能达到目的。从这个角度出发,我要为“村官”叫点屈。

宋朝的柴中行说过:“欲结人心,莫若去贪吏;欲去贪吏,莫若清朝廷。大臣法则小臣廉,在高位者以身率下,则州县小吏何恃而敢为?”这句话在今天,仍然不失其借鉴意义。我们不能否认,当前一些农村还很贫穷,“村官”们的吃喝成风——没钱也吃,吃个不停——更在一定程度上激化了与农民之间的矛盾。但问题表现在基层,根子还是在上面。正是因此,我以为要求“村官”要村务公开,不准暗箱操作;要民主决策,不准个人或少数人决定重大事项等,都非常必要,而不准用公款接待领导,前提应该是要求领导不要惦记去吃才行。

淋膜机专用冷水机

变压器250专用冷油机公司

小型冷冻机

冲击试验机

友情链接